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中小学 >  正文内容

不入归途最新章节_ 第24章 无根之萍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连云港新闻网    时间:2019-05-14




    硝烟散尽,只有焦土和满地碎肉,有人想捻起一块辨别真假,但一碰到就成了粉末状,只能确定这的的确确是从人身上剥离出的部件。这下不只是年轻一辈,连活了数百年的老家伙们也都被蒙在鼓里,便是太虚宗的人也都不明真相。干涩的咽喉做出吞咽的动作十分难受,但数千人都同时这样做,未知的东西总是令人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常瑛琪毫不掩饰的混在人群中,可她实在没有什么辨识度,之前惨烈的情况留给众人的印象,也只有浑身染血的道袍,和断臂,她的长相愣是被忽略了个彻底。所以现在换下了一身血衣,堂而皇之的站在这也不会有人能认得出来,人群便是她最好的保护色。

    常瑛琪面无表情地盯着满地的残渣,她右侧的手臂完好无缺。

    “断肢重生”是人体第三秘境才有的神通,在那之前受了这样的伤是不可补救、无法逆转的,即使日后进阶成功也是无可修复的。

    这是修士界公认的金规铁律。

    而她拥有这样强悍的恢复力,就等于生命有了牢固的保障,但是常瑛琪却开心不起来,果然她已经不能再划分到人类的界限里了吗。

    怪物?或是更诡异的东西?

    背负着融入骨血的诅咒,令人不寒而战、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这里没事了吧~?”一个温凉的手掌放在常瑛琪的右肩上,虽然是询问的语气,但是桃夭脸上的表情不甚在意,似乎非常笃定常瑛琪一定会没事。修长的手指,绕上他柔软的发丝,“你身边的那个小子还真受宠,那帮老家伙们只顾关心他了,连我用的是替身都没发现,好糊弄得很,不然要溜走还真是麻烦呢~。”

    再熟悉不过的语调,常瑛琪却犹坠冰窟,连灵魂深处都是透心的凉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&重庆癫痫病专家nbsp; “唉?我那时候把你护得好好的,没伤到脑袋啊?该不会是失忆了吧,啊呀~,那就难办了~。”

    尽管很细微,常瑛琪还是捕捉到桃夭那一丝不自然的停顿,她站起来,与半蹲坐的桃夭对视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现在的脸色很不好”桃夭伸出手,想抚平常瑛琪紧纠在一起的眉头,却被常瑛琪打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还用我说得更清楚一点吗?你到底是谁?或者我更应该问,我是谁?我处在一个什么样位置,又该扮演者怎样的角色?”常瑛琪揪着桃夭的衣襟,身体在不停的发抖,那些人在恐惧着未知的力量,她也一样。

    怀疑着,自己,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从一开始就不对!明明有能力,却故意制造瑕疵,好让我明白桃林是幻象。能和长老级别的修士周旋那么长时间,却因为灵气不足所以无法化形,你哄谁啊?平白无故要我一定精血,自己的气息怎么会讨厌得起来,一直就觉得对你的好感来得太莫名其妙了!”因为情绪太过激动,嘴唇也不可抑制的颤抖,上下牙总磕在一起,话都说不利索。

    “魔心树和引雷草都没能生出神志,凭什么你就可以?”常瑛琪指着自己眼中,银色的神轮闪烁,“引导我去找魔心树的也是你吧,如果只是魔心树会引起这样的变异?不能的吧。没有你放水,景谷兰能找到传承之地?星尘也是,刚找到就立马派上了用场。我自己的身躯,我都不清楚,为什么你会那么了解。我有什什么好图的,能让你处心积虑的接近?”

    “有的时候太聪明了也不太好啊但要是我说,我没有要伤害和图谋什么的心思,你会相信么?”常瑛琪被托起来,温凉却令人安心的手掌,想哄婴孩一样,拍打着常瑛琪的脊背。“看在我真么好看的份上,相信我吧。”

    一双含水的桃花眼中没有被拆穿的讶异,更没有被揭露的羞窘,只有能将人溺毙的温柔,和一份不知真假的真诚,让人无论如何也讨厌不起来。

    令她惊惶的那份不安,并不是来自于桃夭。所以常瑛琪才会更加不知所措癫痫治疗常用方法有哪些

    “不是你,那又是谁呢?”

    好像突然被抽走了气力,常瑛琪靠在桃夭的肩窝里,勾起了一个极端恶劣的笑,声音却小的如同在喃喃自语,貌似受到了巨大的打击:“你也有的吧,那种挥之不去的感觉。背后那个未知的东西”意料之中,怕打着脊背的手停下了动作,“不管是你,还是我,都是控着的。这种连自己也无法掌控的感觉,好可怕不是吗?”

    无根之萍,无所依托。

    常瑛琪歪了歪头,贴在桃夭的耳边,却是一改先前的语气,嘲讽味儿十足:“所以我不信你会无所图谋。我很怕死的,不能确保自己安危的情况下,我绝对不会配合你。”

    感觉到桃夭骤然僵硬的身子,继续道:“真不走运,看样子我比你想象中的要不那么蠢一点,直截了当的说出来该怎么做不就了了,坦诚相待的话,作为合作伙伴,还是可以相互信任的不是吗?”

    桃夭瞳孔微缩,笑的肩膀都在微微抖动,温柔的气质也消失不见:“哈哈哈,分明是多智近妖,一直到刚刚还装作毫不知情、不谙世事的样子,如意算盘真是打错了呀~,小狐狸崽子。”把常瑛琪放下,平静的脸上哪有先前一丝半点的影子,什么软弱、迷茫、无助,就是一场可笑的错觉,“精湛的演技,我都忍不住喝好了,还真是可怕啊~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把你知道的,全部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也很想说些什么,但是很可惜,事实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说完坏心的停顿了很长的时间,然而并没有等到“露出真面目”的常瑛琪变脸,桃夭表示无趣又遗憾,“就像你知道吞食魔心果有危险却还是要做一样,见到你的时候就自发地想要这样,不能拒绝甚至心甘情愿服从的‘命令’!至于里头的,或许会有些线索,不过现在去了也无济于事,只会给本来就够阴森的地界,多添一条怨魂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~~,不要一点反应也没有,这样多无趣啊,之前呆呆的模样还挺可爱的。”手指摩挲下巴,“不过也是呢,要像之前的性格未免又太一无是处了些。虽然不知道背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后的是什么玩意儿,总归还是得有些品味,不能完全不忌口,什么人都能被选上。”完了又瞥眼偷瞄常瑛琪,有了情绪波动,但不是他想要的不满,自己被用奇怪的眼神来回打量,果然也会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喂,你看”

    “你是觉得自己有什么独特的魅力?能让你有自信得出这样的结论。”

    桃夭骚包的撩了一把额前的碎发,似嗔似娇,欲语还休。这样的神情放到别的女人身上,只能矫揉造作的令人反胃,但由桃夭做出来却只会让人觉得赏心悦目,连自恋也生生变成了自信,常瑛琪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一副世间罕见的好皮囊,在经历一些时间的磨砺,等到周身气韵沉淀下来,怕是世上再无人能出其左右,不过现在嘛

    “你那什么眼神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之前不是说要跟着我吗,现在更应该担心怎么混进太虚宗,你也没有能瞒天过海把握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久前才骗过你,就这么草率的接纳进同一阵营,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啊该庆幸没有踩到过我的底线,互惠互利的话,怎么样都无所谓”

    各门各派又在这里逗留了数日,常瑛琪便随着其他弟子在这里又闲晃了数日,顺便接收了几个桃夭说还能入得了眼的传承。

    等到确信这里有价值的都被搜刮了个干干净净,各大宗门才启程回宗,常瑛琪毫无顾忌回到集合点,有桃夭的幻术作保证,没人会认出她。秘境之中尸骨无存的弟子人数众多,根本没有一一核查的可能,只要避开了景谷兰和沈清源,就不会有人发现她的异常。

    景谷兰一颗心都挂在她的温师兄身上,自然不会刻意关注常瑛琪。而幸运女神十分眷顾常瑛琪,心细如尘的沈清源当天经历了大悲大喜,心境晃动,而他又在进阶四级秘境的紧要关头,这次的事处理好了便是他突破的契机,处理不好就会成为他的心障,终身不能在进阶。所以为了他的前程,当天就和沈云志一同被护送回宗。

 &焦作市癫痫病研究院nbsp;  所以唯一麻烦的就是桃夭了,但他说自有妙计,常瑛琪也懒得操心。

    安然无恙的回到宗门,沈清源不知去向,沈云志成天将自己关进房间,饭也不吃,每天就只喝一点水,已经许久不曾出门。仆从不知道到沈云志究竟是为了什么,知道真相的沈清源忙于冲击屏障,无法为他们解惑,可把这群忠仆急坏了。常瑛琪才回来,管事忙不迭的催她前去劝说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倒是有几分真心,难怪你对他与众不同。”声音从常瑛琪腹腔内传出,常瑛琪原本就不愉的脸色更加阴沉。她没想到桃夭所谓的妙计就是藏进她的体内,“闭嘴!”

    常瑛琪经过一段时间的修炼,已经塑造出连通气府与绛宫的虹桥,也就是说她已经修炼至气海秘境大圆满,初步开启了体内的须弥境,可以收纳物品。即便如此,也理应仅限于无生命的器皿,但桃夭凭借体内来自于常瑛琪的精血,可以抽取她命泉内的生命源气,才得以藏身。

    她试图推开沈云志的房门,就像管事所描述的,从内部反锁了,还隔绝了外部的声音。常瑛琪又气又喜,气的是沈云志摧残健康的行为,喜的是这份真情的难得。

    运行灵力,直接一巴掌把房门拍碎了。沈云志瘫坐在床边,头发披散,衣袍凌乱,不过到底是有修为底子的,身体状况和不是太差,只是精神状态稍微有些糟糕。突然被人用着要粗暴的方式打扰,快憋到内伤的火气一点就炸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脱口时夹着滔天的怒火,收尾后却只剩下颤抖的哭腔。

    沈云志扑到常瑛琪怀里,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,常瑛琪从未见过沈云志有过这样的神态,他从来都是骄傲的、倔强的,又极其爱惜羽毛,便是自己错了也绝不会低头,哪里会像现在这样狼狈的可怜。

    常瑛琪莫名的鼻头一酸:“对不起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© xinwen.ysjum.com  连云港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