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中考 >  正文内容

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《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》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 莫染回归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连云港新闻网    时间:2019-05-14




    “willia,这就是我从小长大的家,怎么样?很中式吧?喜欢吗?”莫染娇嗔的跟身侧的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叫willia,很欧式的面孔,十分英俊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,他对莫染也很好,听了莫染的介绍后,满脸都是迷人的笑容,“很喜欢,以后我们结婚了,也做这样的装潢好了,我喜欢中式的装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莫染高兴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跟前方的莫成宇碰上。

    莫成宇的眼神很是复杂,直勾勾的看着莫染,那种复杂的情绪,谁都说不出来,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。

    季知夏一见到莫染,就很紧张。

    她跟莫成宇在一起这么久了,当然知道他心里那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但她有胜算的一方是因为莫染跟莫成宇之间的关系,这一层关系,注定了他们永远都只能成为陌生人,而无法在一起。

    所以她很自信,自己会跟莫成宇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这个订婚典礼,就是开始,就是她胜算的开始。

    季知夏脸上扬着优雅的笑容,很礼貌的问道,“成宇,这位是谁?可以给我介绍一下吗?”

    莫成宇知道季知夏是故意这么问的,也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地位。

    莫成宇果然回过神来,淡淡的看向莫染,“莫染,我的……侄女。”

    季知夏有些吃惊,虽然是伪装出来的,“莫染?她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死字,她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莫成宇的父亲,莫老也走了出来,吃惊的看着莫染,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。

    莫染对莫老微微一笑,亲昵的叫道,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真的是莫染?”莫老不确定的问道。

    莫染浅浅一笑,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没死?”莫老恐怕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失态。

    上一次寿宴上,莫染的死,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。

    可谁知道崇左市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……莫染居然没有死,还这么俏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,那种真实感,是莫老反应不过来,却又激动不已的。

    他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颤抖着上前来,却不敢轻易去碰触莫染。

    就仿佛害怕这一切,只是一个梦,一碰,就会碎裂,再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莫染眼里溢出氤氲,哽咽的叫道,“爷爷,对不起,爷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小染,真的是小染……”莫老呢喃着。

    莫染跪在了莫老面前,拉着莫老的手道歉,“爷爷,真的对不起,是小染太任性了,没有顾及到爷爷的感受,对不起,让爷爷为我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……”握着莫染的手,莫老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但再多的埋怨,都比不上她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来得高兴。

    “父亲,带她去楼上吧。”莫成宇走了过来,对莫老说道。

    莫老连连点头,“对对对,这里人太多,我们上楼去。”

    说罢,莫老拉着莫染上楼了。

    同行的,当然还有莫染的新男友willia。

    莫老也没着急过问willia的身份,几人上了楼,莫染跟莫老自然是要叙旧一番的。

    willia只能听懂简单的中文,所以两人说了什么,他也有点茫然。

    到是莫染主动为莫老解释,“爷爷,这是我的男友willia,是我在法国的时候认识的,他对我很好,也很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莫老看willia的眼神有些复杂,“你们……走到哪一步了?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怎么这么问啊?”莫染到有些害羞起来。

    莫老怕自己唐突了,也只好放下了心里的疑惑,语重心长的对莫染说道,“今天是你叔叔的订婚典礼,本就是一件高兴的事情,现在你又回来了,这简直是双喜临门,我现在就要下去对外公布,你没有死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莫染拉住了他,“我想……就不要公布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莫老沉着眸看向她。

    莫染叹了口气说道,“爷爷,我已经换了名字,叫景染,以后再无莫染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景染?”

玉溪市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    莫老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    景染点了点头,“我取了我母亲的姓氏,所以现在叫景染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莫老眼神复杂的看向她,半响只能叹气,“也罢也罢,你现在已经不是需要监护的小女孩了,有自己的想法也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爷爷理解。”景染感动额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门被人打开来,是莫成宇上来了。

    他似乎才应付完客人,有一身的酒气,进来没看景染,而是直接看向跟景染一起来的willia是吧?我是莫染的叔叔,莫成宇。”

    willia很热情的跟莫成宇握手,在听到他名字的时候,疑惑了一下,看向景染。

    景染微微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willia便装作不认识莫成宇一样打招呼,“你好,我叫willia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你是莫染的什么人?”莫成宇一副审视的表情。

    景染一听到他这么问,就不高兴了,走过去亲密的挽着willia的手给莫成宇介绍道,“叔叔,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,willia是我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男朋友?

    莫成宇眯了眯幽深的黑眸。

    willia只觉得背脊发凉,这男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寒芒,而他,俨然成了这个男人的靶子。

    景染用力的捏了捏willia,让他镇定点。

    willia这才扬起灿烂的笑容跟莫成宇打招呼,“对呢,我是景染的男朋友,我很爱她!这一次本来是随同她来见长辈的,正好碰上叔叔的订婚典礼,我连礼物都没来得及准备,只仓促的买了这个,希望叔叔不嫌弃才是。”

    willia拿了一个长方形的锦盒出来递给莫成宇。

    莫成宇并没有马上接过,还是景染拿着直接往他手中以塞,“叔叔,这可是我们的心意,你喜欢不喜欢都得收下。”

    莫成宇撇了景染一眼,才慢吞吞的打开那个锦盒。

    里面装的是一条成色十分好的玉质项链。

    都说黄金有价玉无价,这条项链的下方,可都是用上好的玉做成的,一看便是价值连城。

  枕叶癫痫病专科医院;  看来这个willia,也是有钱之人。

    莫成宇虽然知道景染在国外,但却没查到确切的地方。

    更不知这个willia是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他将锦盒随意往一旁一放,大方的说道,“那就却之不恭了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那我跟willia就下楼了,我要介绍几个朋友给他认识,你也早点去陪未婚妻吧。”景染浅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莫成宇脸色很冷的看着他们离开,双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成宇,下去吧,下去陪知夏,我有些累了,想休息了。”莫老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莫成宇下颚线条紧绷,好久才道,“父亲,可以取消这个订婚典礼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莫老冷声喝道,怒目瞪着莫成宇,“如果你想我早点死的话,就取消!”

    莫成宇没在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莫老却像是失去力气一样,跌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仓促订婚,的确是他逼迫的。

    莫成宇也是因为他,才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可他不知道,这样的局面,还能维持多久。

    莫染都回来了,莫成宇……还会乖乖接受自己的安排吗?

    莫老突然间有些茫然了,活了一辈子了,到老了,又出现了这样的事情,怎能不叫他吃力呢?

    莫染带着willia下楼,主动找唐绵绵。

    见到唐绵绵跟龙夜爵二人还是恩爱的模样,真是羡慕了一脸,“绵绵姐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她热情的抱了抱唐绵绵,又艳羡的说道,“绵绵姐你真幸福,龙大哥对你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要这样说了,一会他又得意了。”唐绵绵笑着说道,眼眶里却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当初,她是亲眼看到莫染从楼上跳下去的,那一刻,她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。

    之后听闻了莫染的死讯,那种难受,让她还伤心了好久,若不是龙夜爵告诉她实情的话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莫染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眼前,她自然高兴,摸着莫染的手一阵感叹,“你还好好的,真好。”患有癫痫病4个月,请问应该怎么治疗癫痫呢?

    “来,绵绵姐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willia大方的介绍道。

    唐绵绵大方的跟willia握手,心里却在疑惑。

    莫染的男朋友?

    莫染现在……已经有了新恋情了吗?

    她忘记莫成宇了?

    当初事情闹得那么大,她都觉得莫染好傻。

    可现在莫染又告诉她,自己又了新男友,唐绵绵是弄不懂莫染了。

    “龙大哥,可不可以借一下绵绵姐给我?不介意吧?”莫染俏皮的问道。

    龙夜爵大方的点头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莫染高兴的拉着唐绵绵去一旁聊天了。

    两人聊了大多是这阵子发生的事情,也说道了莫染现在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绵绵姐,我现在改名叫景染了。”景染笑着说道,但眼里却有些空,“只当莫染在那次事情中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。”唐绵绵抱了抱她,明显的感觉到她的颤抖,“以后,我就叫你小染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都可以。”只要不是那个名字就好。

    “你跟那个willia什么的,是真的吗?”唐绵绵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景染笑了笑说道,“willia是我一个追求者,他对我很好,在国外的这些日子,都是他陪我照顾我,我们之间很聊得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唐绵绵仿佛明白了景染的意思。

    景染苦涩的笑了笑,“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”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唐绵绵是真心为景染心疼。

    景染到是看淡了的模样,“我做了那么多,都无力改变什么,现在已经放弃了,一切随缘吧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这个随缘,估计是再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订婚典礼虽然不比婚礼,但也有交换订婚戒指的仪式。

    司仪在台上让新人上台,景染的目光自然的追随了过去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© xinwen.ysjum.com  连云港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