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国奥 >  正文内容

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《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》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老公只忠于你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来源:连云港新闻网    时间:2019-05-14




    这……不太科学吧?

    毕竟,之前爵少对苏溪苏小姐,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打入冷宫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没听到安义的回答,龙夜爵掀开眼皮,淡淡的开口,“以后我老婆问你,你只要回答一个答案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答案。”安义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龙夜爵冷艳一笑,“就说你老公只忠于你。”

    安义,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车子里的空调忘记开了吗?

    为什么他觉得这么冷!

    龙夜爵到家的时候,唐绵绵已经准备好了四菜一汤。

    这一次不是他喜欢吃的排骨汤,而是四物汤。

    这四物汤,本来是老宅徐妈送过来的,说是给龙夜爵补身子的。

    唐绵绵心想着是好东西,自然就接收了,还马上给他做了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她便扬起了笑容,看向门口方向即将要进来的人。

    龙夜爵极为喜欢这种以推门,便能看到自己想看的人。

    唐绵绵正坐在餐桌上,他越过大厅走了过去,看了一下桌子上的菜色。

    除了有一个比较黑以外,其他看上去都还不错。

    龙夜爵奖赏的给了她一个吻,便洗手去了。

    唐绵绵咬咬唇,告诉自己,不能露陷,不能将心思放在脸上。

    等龙夜爵回来的时候,她又恢复了笑容,并且给他盛了汤,递过去叮嘱,“这是妈让人送来的四物汤,说是给你补身子的。”

    唐绵绵不知道四物汤的功效,还以为是对胃好。

    因为当时她问徐妈的时候,徐妈支支吾吾的说对胃好。

    所以,她也认为只是对胃好的药膳。

    龙夜爵一听到四物汤三个字,俊脸绿了,咳嗽几声才接过,怕老婆递得太软,随意的搅拌着,漫不经心的问道,“四物汤可不止是对胃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其他什么功效?”为什么癫痫病费用不一样>
    不知道被挖了坑的唐绵绵立马掉坑里了。

    他妖冶一笑,用低魅的声音解释,“还对男人的肾好。”

    肾……肾好!!!

    唐绵绵这下,是真的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这又是被坑了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没文化,真可怕。

    龙夜爵却扬着好看的薄唇戏谑,“老婆,你这么不遗余力的给你老公补身子,是不是觉得我没有喂饱你,身子太虚需要补一下?”

    唐绵绵,“……”

    请给她一块冻豆腐,不要拉着她,天台上的小伙伴们也请让一让……

    人生何处不悲剧啊。

    龙夜爵不提她问安义苏溪的事情,吃完饭就一直缠着她。

    洗碗的时候捣捣乱,吃吃豆腐什么的,都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晚上更是不遗余力的告诉她,四物汤对他很有用!

    只有唐绵绵内心悲催……

    他龙夜爵再补下去,她都要被榨干了。

    海边那块地即将要开竞标会了。

    作为本市最大的一个土地开发案子,爵式算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当然,龙夜爵也为此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付染染的辞呈已经递了上来,龙夜爵并没有着急签字,而是压在了抽屉里,另有打算。

    公司上的事儿,她不好过问。

    这期间也跟付染染一起吃过几次饭,她的表现一直都是可圈可点的,没有唐绵绵预料之中的低落。

    反而是勇敢的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唐绵绵也给家里打了电话,说等这段忙碌的时间完了,就会回去。

    杨秋华自然让她以事业为重。

    唐父没什么好说的,依旧傲娇的不接电话。

    一切,都似乎走向了正轨。

    tkl总裁办公室内,男人收了线,表情阴鸷得有些可怕。

&哈尔滨癫痫疾病治疗nbsp;   桌上整齐的文案,被他狠戾一扫,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站在办公桌前的几个高层,哥哥低着头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

    男人咬着牙问道,“我说过,这一次,只准成功,不准失败,你们交给我的,到底是什么鬼东西?”

    策划部的经理颤颤巍巍皍巍的开口,“我们本来胜算很大,可谁知道王成奎先生一味的帮衬爵式,他毕竟还是有实权的人,我们再多努力,都抵不过他在厉慕颢面前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查了他的私人账户吗?”

    男人深壑的眸中闪过厉色。

    “查了,没有,连带跟他有关的亲戚嫁人都查了,没有经济往来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事情出在他本身上面了,你们好好查一下,他最近有没有犯事儿。”

    策划部经理赶紧点头,“好,马上找人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我记住了,这一次的海边那块地必须要标到手,不然大家都回家吃自己。”

    狠戾的话,以及冷厉的表情,都仿佛在几人心中,敲响了警钟。

    tkl这一次为这块地,可谓是倾其所有,所有的资源都耗在这一块地上,孤注一掷的跟爵式杠上,也跟龙氏基金叫板。

    苏宛如想了无数个方法,最终都没能行得通,哪怕找人对唐绵绵下手这种方法都试过了。

    但唐绵绵被龙夜爵保护得太周密,唐绵绵的活动范围又很小,根本无法接触到她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她只能去找严悠蓝了。

    天堂鸟咖啡厅。

    苏宛如带着大大的黑超,以及一张能遮掩住所有面部的口罩,带着帽子,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虽然事情过去了一些日子,但还是有好事者在苏家外等候着。

    今日出来,都是花费了一番心机,才能在这里约见严悠蓝。

    严悠蓝的资料,是征信社查到的,给她打电话的时候,也只是说了唐绵绵三个字,便成功预约到。

    她们是属于同一种人,因为她们,有一个相同的仇人。

    严悠蓝亦是费尽心思,甩开了秦思悦对自己的监控,才来见苏宛如。

    两个同样美丽的女子,在这一刻,眼神交织,传递着一个相安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同的信息。

    苏宛如开门见山的说道,“唐绵绵跟你和你老公之间的纠葛,我都清楚,找你来,也是为了帮你。”

    严悠蓝也不算省油的灯,没有马上表现出热络,而是淡淡的挑眉,“怎么帮我?”

    “你想唐绵绵消失,我也想她消失,既然我们有一个共同目标,为何不一起呢?”苏宛如冷笑着,眼神是跟她年龄不一样的阴冷。

    垂着眸,严悠蓝看着手中的杯子,并没有马上回答。

    苏宛如见状,只是冷冷的笑了笑,随即从包里拿出一叠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上,是上一次唐绵绵跟苏世杰在酒吧的偶遇。

    这些照片,是沈小爱拍到的,有一次碰到了沈小爱,两人起了矛盾,苏宛如比她要沉着,便讥诮她终究不能成为龙夜爵的妻子。

    沈小爱当时便气愤的拿出照片,跟她显摆,说唐绵绵跟另一个男人在一起,脚踏两只船之类的。

    苏宛如多了一个心眼,说那是p的,沈小爱受不得自己,当即便把所有的照片都发给了她,要她去鉴定,说是假的,她愿意去掉自己的姓氏。

    得到照片,苏宛如本来打算找机会发布的,可现在显然不行。

    网络转播的力量很大,但终究抵不过龙夜爵查询的速度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的媒体都自动屏蔽有关于唐绵绵的事情,可见龙夜爵下了多大的功夫。

    没准儿自己还没发布出去,就被龙夜爵追查到了自己,那还会死得更惨。

    这会儿见严悠蓝,这些照片正好起了作用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原本十分淡定的严悠蓝,见到那些照片,当即狰狞了脸,拿着那些照片,呼啦哗啦的翻看着。

    看到最后,两人相拥的画面,已经苏世杰深情款款看着唐绵绵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那种毁灭般的恨,在心中恣意生长。

    上一次勾引苏世杰所遭遇到的耻辱,仿佛都在这一刻爆发开来,她恨不得将照片全部都撕掉,再狠狠的丢到垃圾桶里,让他们一辈子见不得光。

    可惜,那画面早已经根深蒂固,任凭她怎么努力,都无法挥散开来。

    苏宛如见达到了效果,才慢慢扬起笑容,“听说你跟唐绵绵是大学四年的好友,你还去过她家,可以将她所有的信息都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既然有人帮合肥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自己对付,她有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孩子,虽然不是苏世杰的,但她会以苏世杰的孩子为由生下来。

    在此之间,唐绵绵势必不能成为自己的绊脚石。

    严悠蓝将事情巨细无靡的告诉了她,也把唐父唐母的性子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苏宛如听了之后,立马双眸泛光起来。

    根据之前自己在龙家得到的消息,龙夜爵还未去拜见过自己的岳父岳母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严悠蓝所说,唐绵绵的父亲是个性格倨傲之人,那若是让他知道唐绵绵在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再添油加醋一番,煽动两老,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当即,她便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严悠蓝。

    严悠蓝也十分赞同!

    有共同目标,讨论起来,才有共同话题。

    苏宛如还将自己拍摄到的视频,以及之前对唐绵绵不实报道的新闻,全部整理出来,交给了严悠蓝,让她找时间就去唐绵绵的老家。

    严悠蓝对唐绵绵恨之入骨,自然马上去办。

    可怜的是唐绵绵还在为龙夜爵计划着,见了父母应该怎么说比较好。

    她始终觉得,先要隐瞒身份。

    毕竟龙家的水太深,以父亲的心思,肯定不愿意自己的女儿来淌这趟混水。

    所以一点点的隐瞒,是必不可少的了。

    这一晚,唐绵绵正拿着之前看的那本书看着。

    龙夜爵在书房忙完,回来便看到坐在床上的她,开着暖黄的灯光,一副现世安稳的柔和画面。

    他便有了满足感。

    洗了个澡上床,霸道抽过她手中的书,一个热吻便落下。

    唐绵绵已经习惯了他时不时的突袭,任由他对自己为所欲为了。

    可脑子里又想到了父母的事情,便拍打着他让他放开自己。

    被打断的某人,表情很不好,不满的咬了一下她红肿的唇,才低哑着性感的嗓音问道,“下次再打断,就要加倍的讨要回来。”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推荐阅读

© xinwen.ysjum.com  连云港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